論股市的本質

作者:尹軍琪 時間:2019/12/19 來源:伍強科技

        關于股市,尤其是中國股市,往往是人們愛恨交加、熱血沸騰最典型的地方。有人調侃過去10年的中國股市,在經歷了許多個過山車般的起起伏伏后,又奇跡般回到了原點,仿佛時間在這10年間停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確如此。與世界上大多數股市不同,中國股市并非經濟的晴雨表,從2009年到2019年,中國經濟增長已有數倍,但股市卻似乎沒有什么變化,且過程詭異,令人費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這一代人,已經經歷過股市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過程中太多次的暴漲和暴跌。應該早已看透一切,或者應該心如止水。但卻總有人不信命,或者總有人認為這就是命。那些成功套現的人,多數是被人們追捧和反復頌揚的,就好像他們是應該得的一樣。而自己,或許總有一天會得到命運的眷顧。然而,對大多數人來說,幸運之神卻始終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話題,我們就來談談股市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在屢戰屢敗后得出經驗,說股市就是賭場。這個結論,并非事實的全部。比如,有比較激烈的觀點認為[1],中國的股市,由于缺乏起碼的規則和透明,還不如賭場。事實上,從兩者運行的機制來看,還是有很大差異的。沒有誰說進賭場是投資,賭場也會告誡人們,進賭場就是賭概率,賭手氣,賭運氣。但股市打的旗號是投資,講究投資回報率,當然跟賭運氣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股票最初的由來,其實發行股票乃是一種融資手段,不同于銀行的借貸,可能銀行的借貸是基于信用和抵押物,而股票的發行雖然也基于信用,但更多的是基于對未來利益的分享。這種分享是一種期望,但并非固定,也許超出期望許多,因此風險也很大。對企業來說,一個人的力量和財富顯然不夠,所以集中力量辦大事,其實就是發行股票的初衷。這與合伙辦公司道理基本一樣,但又很不一樣,因為股民一般不參與生產和經營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股市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,但從根本上講,股市對于社會發展的巨大作用是不容忽視和否定的。過去200年的歷史已經反復證明了這一點。

股市在實際運作過程中,出現了很大的變異,或者說很多事情始料不及。比如說,有的人不能按照當初的承諾兌現,有的人則以此作為斂財的工具,于是騙子盛行。人之貪婪源于天性。于是,對股市而言,監管和規則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股票發行,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成熟的市場。在這個市場中,分工明確,紀律嚴明。但卻仍然不乏以身試法者。隨著參與的企業越來越多,形成了魚龍混雜的復雜局面。投機者遍布其中,騙子花言巧語極盡所能,普通的股民只能徒喚奈何。盡管如此,還有很多人在為股市辯護,認為其在發展經濟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事實也的確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還是有另一面不為人知道。即股票事實上逐漸失去了其融資辦大事的本意,而淪為赤裸裸的斂財工具。在中國,人們對于上市的渴望,難以用語言來形容。但對于上市后的責任,卻缺乏起碼的擔當。

        股票的價值,盡管有其計算的公式,如市盈率、成長性、未來的期望值等,但其實這不過是為斂財編造出的一套說辭而已。因為大多數的預測都是不準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為離譜的是,即使是虛高的市盈率,其利潤也是被精心做出來的。有些企業明明是巨額虧損,卻仍然有著靚麗的業績呈現在世人面前。因為大多數股民看到的只是企業披露的報表和數據,企業的真實情況并不為人所知。所以做數據就成為股市中人盡皆知的秘密。記得有一家做大米生意的公司,從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起就開始數據造假,其數據鏈做的跟真的一摸一樣,就是專業會計事務所也看不出來。但假的就是假的,記者實地一查就露餡。最有意思的是,有的時候,騙子明明已經編不下去了,可就是有人還要相信,樂視的賈躍亭就是一個典型,本已經身敗名裂,可還有人會賠進去數億美元。直到現在,還有人在為賈躍亭辯護,還相信他會打工還債的鬼話。真是應了那句話:小騙子人人喊打,大騙子人人頂禮膜拜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造假,是在會計事務所幫助下完成的。當然,會計事務所也會分得一杯羹。這給監管部門帶來了一定的困難。尤其是處罰力度不夠,事實上縱容了眾多的造假者。有人甚至說,中國的上市公司,沒有一個經得起查的。這話不一定完全正確,但卻反映了市場造假的普遍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時,為了社會穩定,監管層也不得不睜一眼閉一眼,或者發出既往不咎的警告,或者在必要時也做出殺一儆百和殺雞給猴看的把戲。這從客觀上激發了一些大騙子的野心和貪欲,使他們變得肆無忌憚,鋌而走險。作為監管者,他們也的確是有難度的,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,人心難免動搖。有的人深陷其中,為虎作倀,更是難以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股市造假還有很多灰色的手段,那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。比如造業績、買業績、買公司等等,花樣百出。這些人自己心里清楚,業績好不好不重要,只要報表好看就行。炒作的題材一定要好,要能愚弄廣大的股民。因為決定股價的不是真正的業績和利潤,而是報表。即使你實際巨額虧損,但只要報表顯示盈利就可以了。早不久有一家醫藥公司,其年產值不過數十億,卻有一筆300億的帳據,據說是記錯了。這到底是記錯了呢,還是有意為之呢?我想,大家看得是挺清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我輸入“股市”兩個字時,屏幕首先彈出了“故事”兩個字,這種巧合也許正是股市的神奇之處,上市公司的經營奧妙在于講好“故事”和題材。去年是芯片,今年是區塊鏈,明年可能會是別的什么話題,如現在人人關心的養豬。軍工、采礦、醫藥、電商、AI等一系列題材都曾經被炒作過,有的還被輪番炒作。大家齊心協力把股價搞上去,有人甚至說這是符合廣大群眾的利益的。就像房地產價格一樣,也是以綁架民意作為其合理性的辯辭。事實上,房價也好,股價也好,都只是為收割者提供一個快速收割的手段和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可能會有一個疑惑:就是為什么很多上市公司從不分紅,或者很少分紅?真實原因是:并非是不想分,而是無錢可分!因為很多數據是造出來的,拿什么分呢?但股票可以送,因為股票可以自己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股市經常是虛幻的,可錢是實實在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光怪陸離的虛幻的世界,每天上演著各種荒誕離奇的悲喜劇,但其產生的股價卻是可以兌換成實實在在的銀子的。這就是股市的神奇之處。有時股市跌了,大家不明白錢到哪里去了。其實除了股民融進去的錢,猶如進入了一個巨大的黑洞,其它的只是一個數字,僅僅是紙面財富而已。在股市中,有部分人是穩賺不賠的,如做市商,如承銷商,如證券公司等。上市公司自身,雖然有巨額的紙面財富,但因為不能套現走人,其財富最終歸零的概率很大。因為一個企業的發展,大致都會經歷從初創、發展、鼎盛、衰落,直到消亡這么一個過程。所不同者,有的生命很短,有的長達百年;有的轟轟烈烈,有的默默無聞。即使是非常正規守法的企業,最終也逃不過生命的輪回,何況那些鋌而走險的呢?在這其中,財富的唯一來源是購買了股票的股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誰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公司的真實情況的了。記得剛推出創業板的時候,有一條硬性規定就是公司的高管不得套現走人,于是就出現了創業板推出1年后,出現大量的創始人和高管辭職走人的奇葩現象,他們懷揣數十億財富,遠走高飛[2]。因為他們深知,不僅僅是窮盡一生也無法靠勞動獲得如此巨額財富,而且更為可怕之處在于,如果他們戀戰,終有一天他們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,因為紙面上的財富歸零是大概率事件。這一現象還從另一個角度說明,許多時候,許多上市并非要為企業融資擴大再生產,而是赤裸裸的套現走人。股市作為斂財工具有了更加直接的證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意思的是,盡管股市大部分時間生活在虛幻之中,但這種人為的炒作往往不能堅持很長時間。因為故事總有講完的一天和穿幫的一天,任你巧舌如簧,也有露餡的時候,這是一方面。另一方面,故事越講越離譜,與現實越走越遠,最后連自己也講不下去了,于是就會一下子回到現實中來。有的企業需要推倒重來,有的企業的數據會回到現實,當這種事件普遍發生時,就會引發所謂的金融危機,如1929年和2008年爆發的波及全世界的金融危機,就是這一結果的真實反映。但這時,該擔負責任的人早已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個別奇葩的情形,其造假到了一定程度,或者是某種機緣巧合,或者是某種政策利好,或者就是瞎貓遇上了死耗子,最后竟然弄假成真了。這時就有無數的寫手,編造出各種離奇的故事和經歷,把這些個別現象吹的神乎其神。中國的電子商務可能就是這么一個例子。每年雙十一的數據,就處于一種完美的增長過程之中。既符合社會的期望,又有效的抬升了股價。開始的時候,可能需要雇人刷單,久而久之,手段花樣也逐年翻新,連刷單也不需要了。包裝過的數據中也夾帶著真實的數據,讓人真假難辨。但不管怎么說,電商的發展是有目共睹的。記得金庸的武俠小說中,有一段歐陽鋒練成了假的九陰真經的故事,真是令人匪夷所思,又哭笑不得,而股市的現實也有這種離奇的故事發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有人就問,真實還有那么重要嗎?

        人類幾千年的歷史,無論哪個國家哪個民族,其實都是一直處于少數人統治多數人,少數人剝削多數人,少數人擁有巨額財富,少數人過好日子這樣一個狀態之中。盡管有很多政黨和個人想改變這一狀況,并付出艱苦努力,但收效甚微?,F實就是如此,不管我們是否承認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國改革開放40年,通過股市,通過房地產,通過私有化等手段,造就了數以十萬計的億萬富翁,有的甚至是百億和千億級的超級富翁[3],成為中國社會發展的一個奇跡。然而,更多的人們卻仍然在為擺脫困境而不懈努力,期望自己也能成為這少部分人中的一員。大家所期待的少數人帶動多數人致富的情況沒有出現,也不會出現,共同富?;蛟S只是一個夢想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參考文獻

        [1] 吳敬璉文集,《十年風云話股市》,2001年,上海遠東出版社

        [2] 中國創業板上市公司高管離職問題研究,《中國經貿》2015年第21期

        [3] 《2017胡潤財富報告》,2017

海王捕鱼淘宝充值 武汉麻将规则 大众麻将规则胡图解 电子天天捕鱼平台 白城麻将胡牌规则 西甲赛程榜 至尊娱乐棋牌平台下载 陕西11选5在线计划网页版 pc蛋蛋快速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宝博棋牌安卓版下载